內外交困的馬來西亞政府
  馬政府在應對這場幾十年來對其國際信譽的最大考驗時“招架乏力”,“在關於政府如何運作的問題上,他們抱持著緘默的傳統。他們從不真正解釋任何事情,從不涉及細節,而且常把國家安全掛在嘴邊”
  記者 徐方清 蘇潔
  上萬人聚集的馬來西亞雪蘭莪州加影市的體育場里,在閃光燈下,白底黑字的“停止撒謊”大橫幅在夜色中格外刺眼。
  3月21日晚,從8點開始,馬來西亞反對黨人民公正黨的競選造勢活動在體育場里持續了近5個小時。
  這一天,馬來西亞航空MH370航班失聯進入第14天。在這場競選造勢活動中,“MH370”成了反對黨攻擊執政黨的最有力“武器”。兩天之後,加影市的國會議員選舉結果出爐,人民公正黨以明顯優勢勝出。
  自MH370航班失聯事件發生以來,“撒謊”成為馬來西亞國內外批評和指責馬政府的高頻詞。在3月19日的馬政府新聞發佈會上,幾個來自中國的家屬也同樣打出了橫幅,要求馬來西亞政府“停止隱瞞真相”。
  雖然很多馬來西亞人已經習慣了政府領導人不告訴事情的真相,但反對派和國際社會顯然不買賬。英國《金融時報》稱,MH370航班最後一次已知位置的反覆變更,其軍方和民事部門聲明的互相矛盾,顯示出馬政府在應對這場幾十年來對其國際信譽的最大考驗時“招架乏力”,而其信息公開不充分招致的外界批評越來越猛烈。
  “等待”“不解釋”,
  大馬政府內外受質疑
  3月8日,MH370航班失聯當天上午,馬來西亞總理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正準備出席一項三八婦女節活動。“我本來應該是在上午10時30分抵達活動現場的,但上午8時30分翻開報紙,看見馬航飛機凌晨2時失蹤的新聞。我必須馬上聯絡納吉布,當時他在彭亨珍德拜與巫統黨員出席課程。我告訴他這個消息,讓他在這個關頭馬上下令進行搜救。”這位馬來西亞“第一夫人”事後回憶說。
  “第一夫人”看似“迅速”的反應,卻成了反對派質疑的把柄。“飛機失去聯繫都已經好幾個小時了,馬軍方或者航空系統竟然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打電話給總理報告這個消息。總理夫人要看報紙才知道,總理竟然還要夫人打電話通知。”馬來西亞反對黨人民公正黨副主席蔡添強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對此感到不解。
  這種讓外界不解和質疑的事情,在之後尋找失聯航班的過程中不斷發生。3月12日,面對多國記者連珠炮似地質問,馬來西亞政府官員才在新聞發佈會上承認,雷達最後一次記錄的標繪點顯示,飛機正在往印度洋方向飛行。另外一個信息是,飛機在飛行中處於巡航高度,這意味著飛機可能會飛到很遠的地方。
  如果這樣,之前數天里多國在南海海域進行的搜尋就完全搜錯了地方。而MH370航班失聯一周內,12個國家已在這片海域努力搜索了近10萬平方公里的海面。
  由此,外界普遍質疑,馬政府為什麼不早點公佈這一信息。
  在南海搜尋行動中,一直抱怨馬方“信息提供不充分”的越南是主要參與國之一。但直到3月14日,越南軍機才停止了連續一周無效的搜尋。當天上午,在隨越南軍機前往搜尋途中,《中國新聞周刊》記者與美國、英國以及越南本地媒體的同行都一致感覺到,“馬政府公佈的有效信息太少”。更有國外同行已經對越南領海的搜尋結果不報任何指望。
  一些西方媒體則更加言辭激烈地指責馬政府對於外界提出的問題“給不出任何有說服力的答案”,總是含糊其辭;更讓失聯飛機乘客的家屬懷疑“馬來西亞政府謊話連篇”。而這種情形並沒有隨著徒勞無功的南海搜尋行動的停止,有明顯改善。
  3月18日,澳大利亞宣佈在南印度洋海域發現疑似MH370殘骸。此後,各國搜尋力量開始陸續聚集到澳大利亞最南端城市珀斯以西兩千多公里的海域。但之後連續幾天,在馬來西亞官方的媒體發佈會上,馬來西亞代理交通部長希沙姆丁面對媒體提問時,“等待”是他最常用的一個詞:等待澳大利亞方面的搜索結果,等待中國方面對發現物體的確認,等待法國方面進一步明確的搜尋信息。媒體記者能夠在發佈會上獲得的信息,也多是“等待確認”。
  “這次事件讓國際社會完全對馬來西亞失去了信心。如果以前國際聲譽不好,還可以用‘西方誣衊’的陳詞濫調來掩飾的話,如今我們的亞洲朋友,包括中國,恐怕也在對馬來西亞失去信心。”馬來西亞反對黨人民公正黨副主席蔡添強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馬來西亞不透明的政治體制,讓它很難應對需與外界保持透明接觸的事件。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這種特性通過MH370航班失聯事件在全世界面前凸顯。該報援引吉隆坡獨立民調機構默迪卡中心研究員本·蘇菲安的話說:“在關於政府如何運作的問題上,他們抱持著緘默的傳統。他們從不真正解釋任何事情,從不涉及細節,而且常把國家安全掛在嘴邊。”
  但這一次的例外是,國際社會緊緊盯著每一個細節,這使得過去總極力迴避的馬政府無處藏身,一次次陷入尷尬的境地。在美國《紐約時報》看來,馬政府尋找失聯飛機的混亂舉措是國際舞臺上的一場不受歡迎的笨拙表演。
  “這次事件是史無前例的。不僅對於馬來西亞政府來說,恐怕對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處理此事都是沒有經驗的。” 雖然馬來西亞華商會總秘書長蔡維衍對馬政府表示了些許理解,但他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亦坦言,馬來西亞政府機構長期以來辦事效率不高,這也是不爭的事實,在某種程度上,這影響了此次馬政府對MH370航班失聯事件的反應和處理速度。
  “形象失分”或加劇經濟頹勢
  已在馬來西亞從事旅游行業兩年多的華人導游龔偉傑現在經常被問到,如果在馬來西亞旅游時遇到什麼問題,馬來西亞政府處理起來會不會很緩慢和拖沓。
  龔偉傑感覺到,MH370航班失聯事件發生後,很多國外游客對馬來西亞政府乃至馬來西亞整個國家的信任程度都在降低,而這已累及他的工作。原本他要帶的一個從廣州到吉隆坡來的19人的旅游團,在MH370航班失聯事件後臨時取消。更讓他擔心的是,未來這種影響還可能會加劇。由於來馬來西亞旅游的華人旅行團大都是提前幾個月訂好的,所以眼前游客數量的降幅還不明顯。“真正看事件的影響,還要看4、5月份收到的游客訂單數量。目前看來,訂單數量已經減少了很多。” 龔偉傑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關於MH370航班失聯事件對於赴馬來西亞旅游的影響,鳳凰網3月20日展開的一項調查在4天的時間內吸引了超過1500人的參與投票,近八成的參與者在對“您是否會因為馬航失事改變旅游計劃?”的回覆是“會改變”。
  對於馬來西亞來說, MH370航班失聯事件以及此後馬政府應對遲緩和混亂的影響,已經不只是“形象失分”的問題,而是其旅游業乃至整體經濟增長都會受到極大牽連。
  馬來西亞政府今年開展了第四屆馬來西亞旅游年,其主要目標就是吸引中國游客。此前的20年裡,馬來西亞只舉辦過三屆旅游年活動。據馬政府的統計數據,2011年,前往該國的中國游客就突破了100萬人次,2012年達到了150萬人次,今年的目標是突破200萬人次。
  有業內人士分析,MH370航班失聯事件可能會導致今年去馬來西亞旅游的中國游客人數減少40萬至80萬人。以人均花費1萬元計算,馬來西亞旅游業將因此損失40億至80億元。而旅游業,是馬來西亞的第六大經濟支柱。
  中國投資者也可能因此而產生“短期心理影響”。據英國路透社報道,去年,中國內地人在馬來西亞投資的房地產超過19億美元,超過在香港的8.67億美元和新加坡的18億美元。未來半年到一年內,中國投資者對馬來西亞房地產投資會感到有些猶豫。
  讓馬來西亞人更擔心的是,去年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馬來西亞時雙方定下的目標會否也因MH370航班失聯事件而會打上折扣。當時,雙方確定,“放眼在2017年兩國雙邊貿易額達到1600億美元”。2012年,兩國雙邊貿易額為948億美元,占中國對東盟國家的四分之一。如今,中國已是馬來西亞最大的貿易伙伴。而馬來西亞是中國在亞洲的第三大貿易伙伴,僅位於日本和韓國之後。
  今年,還是中馬兩國建交40周年暨中馬友好交流年,雙方規划了一系列慶祝活動,包括青年百人團交流。而如果馬來西亞在此次MH370航班失聯事件的處理難以讓中方感到滿意,將不可避免地會給這些活動和往來蒙上陰影。在失聯航班的239名乘客中,有三分之二是中國人。
  3月24日晚,在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宣佈失聯客機已落入南印度洋後,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謝杭生奉命緊急約見馬來西亞大使薩魯丁,要求馬方儘快說明做出此判斷的具體依據,進一步提供相關衛星數據分析的所有相關信息和證據。
  不只是中國,全世界都在等待著馬來西亞給出讓人信服的根據。並且在接下來的賠償、安撫等善後事務處理中的表現有所改善。
  擁有空客 A380,並且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五星航空公司之一,馬來西亞航空曾被稱為“新馬來西亞”的標簽。但如果馬政府不能有效改變MH370航班失聯事件發生半個多月來的應對失序的表現,這個標簽將可能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馬來西亞的負資產,而全世界由此對於馬國的負面印象,也會使得馬來西亞的吸引力下降,加劇其經濟發展中已經出現多年的頹勢。  (原標題:MH370航班致馬政府內外交困 經濟情況或受影響)
創作者介紹

幸福

mz49mzpo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